为什么英超球员的年龄越来越大老球员依然盛行

今年夏天转会窗口的一大反常之处就是在那些被认为是“老球员”的身上花了大量的钱。无论是巴萨在33岁的莱万多夫斯基身上投入了巨大费用,还是梅西在35岁的高龄依然为巴黎圣日尔曼(PSG)苦苦挣扎,还是c罗在37岁依然追求欧冠,10年前的球星依然是今天的明星,而且还不止于此。

从去年夏天哈里·凯恩的传奇故事,到诺丁汉森林同意在杰西·林加德今年年底满30岁时每周支付他8万到20万英镑,27岁左右成为足球运动员的巅峰年龄开始显得有些过时了。例如,在2019/20赛季结束时,欧洲五大联赛中四个联赛的顶级射手——杰米·瓦尔迪、梅西、莱万多夫斯基和西罗·因莫比雷——都是30岁以上,而法国两名30岁以下的联合顶级射手中,甚至有一位——摩纳哥的威森·本·耶德——是29岁。

这并不完全取决于位置,尽管很明显有些位置比其他位置更容易衰老。在一个极端的情况下,The Athletic进行的一项统计分析发现,就挑战和击败对手的欲望而言,边锋在20岁出头时起步很高,达到顶峰,而在29岁左右开始尝试挑战对手的次数会大幅下降。

另一方面,守门员达到巅峰的时间似乎比外场的守门员晚两年左右,这一数据很可能是受以下两个因素的综合影响:很多守门员都是后天习得的行为,比如逼抢角度和身置,还有一个事实是,当你在守门时,跑动更少,随之而来的是肌肉和关节的磨损问题。

同样值得记住的是,现在很少有球员因为受伤而过早下场。球鞋不再是木屐,比赛用的球不再像药球,与过去的泥浴相比,球场对大多数职业球员来说是郁郁葱葱的绿色地毯。但也应该补充的是,由于治疗方法的发展,六七十年前可能会结束职业生涯的伤病现在可以完全恢复了。我们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懂得如何治疗严重的伤病。如果你对20世纪50年代的球员提到“跖骨”,他们可能会以为你在说恐龙,这是完全合理的。

现在的伤病处理方式与过去有很大的不同。职业俱乐部现在有大量的营养学家、伤病专家和分析师,他们的工作是确保球员尽可能长时间地以最佳状态踢球。在英超联赛中,球员已经不再是完全可以随意处置的资产了,而这一点在接近巅峰的时候变得更加突出。他们至少是非常有价值的金融资产,而球员合同摊销的趋势意味着他们被踢出局的可能性比过去小得多。

球员选择的生活方式也可能比过去更健康。随着每年价值数百万英镑的合同成为大棒上的胡萝卜的可能性,球员们似乎不再像过去那样做出稍微愚蠢的选择了。例如,几乎没有人吸烟(一些球员的这一习惯一直持续到20世纪90年代甚至更久),而年轻球员的饮酒似乎也比过去更加节制,营养也比过去更加重视。

我们可以合理地推测,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球员进入职业俱乐部的方式与过去截然不同。在八、九岁的时候就被签进青训学校,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为职业运动员的生活做准备的方式,而当你已经十几岁的时候,你就被从一支成功的青年队拉出来。他们从小养成良好的习惯。c罗是继蒂亚戈·席尔瓦之后,上赛季英超第二年长的外场球员,但却是第三高的射手。

无论在哪个方向,总会有例外证明这些规则。例如,赢得世界杯冠军的球队平均年龄最高的仍然是1962年智利世界杯冠军巴西队,平均年龄为30.7岁。当然,这支球队或多或少还是四年前在瑞典夺得世界杯冠军的球队,21岁的贝利(Pele)缺席了世界杯的前两场比赛,但在第二场比赛(与捷克斯洛伐克的比赛)中受伤,当时他在尝试远射时大腿肌肉撕裂,导致他无法参加整个比赛。

不同的热身、训练和装备对贝利有帮助吗?这很难说。我们可以确定的是1962年没有换人,他一瘸一拐地走了一段时间,因为离开会让他的球队只剩10名球员。在60年前,我们不可能说在现代条件下,这一切会有多么不同,但很难相信情况会变得更糟。四年后,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在英格兰对阵葡萄牙的比赛中,但这一次,巴西因他的失败而屈服,在小组赛中被淘汰。在另一个极端,斯坦利·马修斯(Stanley Matthews)在50岁的时候仍然效力于足球联盟的顶级联赛,尽管他在快30岁的时候还在做香烟广告。

无论在哪个方向,总会有例外证明这些规则。例如,赢得世界杯冠军的球队平均年龄最高的仍然是1962年智利世界杯冠军巴西队,平均年龄为30.7岁。在另一个极端,斯坦利·马修斯(Stanley Matthews)在50岁的时候仍然效力于足球联盟的顶级联赛,尽管他在快30岁的时候还在做香烟广告。

当然,即使是英超最富有俱乐部掌门人手中的数十亿英镑也不能无限期地推迟时间的前进。每个人最终都会步入中年,当看到成百上千个(甚至更多)大腹便便、秃顶或鬓角斑白的男人对着一个明显比他们小15或20岁的球员喊着各种各样的口号时,总有一种反常的乐趣。但另一方面,也许上半个世纪的进步将继续下去,四五十岁的球员将变得更加普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