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曲棍球之乡”:一个自治旗半个国家队

一块尘土飞扬的简易场地,一根从山上砍下来树木做的简易球杆的最简单要求就能培养出走进奥运赛场的运动员,今年在国家队集训备战杭州亚运会的男子曲棍球队伍中就有13名队员来自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简称莫旗),就在刚刚结束的全旗曲棍球基点校比赛就有36支来自全旗各曲棍球基点校的代表队参加。今年参加比赛人数达到461人比去年增加200人。

莫旗被誉为中国的“曲棍球之乡”,曾创造出“一个自治旗,半支国家队”的辉煌。中国曲棍球运动的诸多“第一”都和这里有关:中国第一支曲棍球队、亚洲曲棍球裁判联合会的第一位女理事、中国第一个曲棍球国际A级裁判员,都出自莫旗。参加北京奥运会的中国男、女曲棍球队阵容中,有7名球员出自莫旗。

在古代,我国北方很多民族都盛行这项体育活动,“达斡尔民族有一项民族传统体育活动,名叫‘贝阔’,和曲棍球的打法颇为类似。而当地的一种树,形状长得很特殊,稍加修改就是一根曲棍球球杆。据说这项运动是从唐代宫廷的步打球演绎而来,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沉,达斡尔族一个北方较小民族却把这个项目较好地保持下来,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传统曲棍球,2006年,国务院公布了全国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全国共选录了518项,而莫旗就有2项,一项是达斡尔族的“鲁日格勒舞”,另一项就是达斡尔族的“曲棍球竞技运动”。

达斡尔族以一种持之以恒的执著精神,使曲棍球运动无论在什么时期都没有消亡。曲棍球的出现要比最初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早1200年或者更多。历史学家认为,曲棍球运动在许多国家的古文明时期就已经出现了。在中国、印度、波斯等国也有历史记载。曲棍球是较早进入奥运会的项目之一。1908年,男子曲棍球被列入第四届伦敦奥运会比赛项目,从1928年阿姆斯特丹举行的第九届奥运会起,曲棍球成为常设比赛项目。女子曲棍球在1980年第22届莫斯科奥运会才开始增设。新中国成立后,现代曲棍球运动最早亮相于内蒙古自治区成立10周年庆祝大会上,当时作为民族体育表演项目。1976年,莫旗从基层选拔出一批素质优秀的年轻运动员组成了首批“莫旗男子曲棍球集训队”,自1978年建队开始,莫旗曲棍球队代表内蒙古队在全国赛事获得40多次冠军,莫旗队有300多人次代表国家队参加比赛,并出访巴基斯坦、马来西亚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2017年,莫旗曲棍球队代表国家队参加了世界曲棍球联赛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的赛事,以优异成绩为中国赢得了2018年印度世界杯男子曲棍球赛的入场券,这也是中国男曲35年来首次获得参加曲棍球世界杯赛事的资格。

曲棍球运动在莫旗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他们对曲棍球运动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热爱,正是这种热爱才让他们心甘情愿的为之付出心血和汗水。”莫旗建立了中国第一支男子曲棍球专业队,培育出我国第一位曲棍球国际裁判,并为国家输送了大批优秀教练员和运动员,先后有几十人成为国家曲棍球队的主力队员,达斡尔传统曲棍球堪称中国现代曲棍球运动的摇篮。1989年,莫旗被命名为“曲棍球之乡”。在中国曲棍球的发展历史上,达斡尔族留下了浓墨重彩的印记:全国200多位专业男子曲棍球运动员和教练员中有1/4来自莫旗,莫旗人更是在中国男曲阵中占据了半壁江山。男、女子曲棍球分别于1983年和1987年被列为全国运动会的正式比赛项目。

在莫旗曲棍球运动发展的过程中,涌现出了一批优秀的国家级运动员—郭旭东、孟慧臻、王峰等,2008年,胡亮、孟旭光、孟军、德云泽、孟立志作为国家队主力队员参加了北京奥运会。同时还涌现出了一批优秀的教练员和裁判员—由尹玉峰、哈斯巴图、格根达来、赛庆、孟巴图收集、整理的“达斡尔族跑列规则”成为我国第一部曲棍球规则,为传统曲棍球运动发展成为现代曲棍球运动作出了贡献;尹玉峰是我国第一个曲棍国际A级裁判员;哈森是我国第一个国家级女教练和第一个国际女裁判等。

孟立志,党的十八大代表、他14岁便开始了曲棍球运动专业化训练,先后进入内蒙古男子曲棍球队、国家青年队、国家队,参加了5次全运会,被誉为“曲坛常青树”。2008年,孟立志凭借深厚的积淀、出众的技能、良好的心理素质以及高尚的体育道德精神,入选国家队,参加了北京奥运会。他说:“最让我兴奋的事是:在异国他乡的赛场上,看到五星红旗高高升起的那一刻,我觉得我们所有运动员的付出和努力都是值得的。当我载誉而归,家乡的父老乡亲迎接我的那一刻,我自豪我是一名曲棍球运动员。”

浩瀚的尼尔基水库,山清水秀的自然风光,那蓝蓝的天空,绿绿的草原吸一口空气都觉得格外的新鲜和舒畅。更加广泛的群众基础是达斡尔族曲棍球得以千年传承的基础,上至白发苍苍的老人,小到天很无邪的儿童都能挥杆上阵,人人打着一手好球,现在全旗有曲棍球基点校14个,在阿尔拉曲棍球基点校当教练员问到小队员你们谁想当冠军时,这群孩子竟然不约而同的举起手来。

哈森,第一位曲棍球女教练,国家级裁判员,组建国家第一支曲棍球队倡导者之一,并任教练,填补了我国曲棍球运动的空白,多次担任国内外赛事裁判员和全国级副裁判长,1986年被接纳为亚洲曲棍球联合会教练委员会委员,获得国家和自治区政府授予的体育三级奖章,并获得“新中国体育开拓者贡献者”称号,用一生的经历奉献给了她钟爱的曲棍球运动。今年今年76岁的哈森,虽然年纪大了,但还在关注着曲棍球事业的发展。她感慨道:“看到现在打曲棍球的青少年越来越多,内心倍感欣慰,我相信曲棍球运动的明天会更好。”前几年在莫旗举办的一次全国性比赛,老人用轮椅推着丈夫到主席台上观看比赛,为运动员加油助威。

1976年我国第一支男子曲棍球队在莫旗组建,当时只有8岁的鄂文举家住离训练场很近的地方,一有空儿,他就去看运动员们练球,当运动员休息时,他就会爱不释手地拿起球杆比划几下。198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让鄂文举重新回到了梦想开始的地方,他成为了宁夏银川曲棍球队的一名队员,2005年鄂文举退役,由台前转到幕后,回到家乡莫旗体育中心任职。两年后,他担任了内蒙古男子曲棍球队领队。当时,这支队伍正处于新老队员交替时期,连续两年比赛成绩不佳。作为领队,他认线多名队员的家庭、心理和身体素质等情况,他吃住在队里,和运动员们一起摸爬滚打,南征北战,两年时间参加了40多场比赛。领队的工作千头万绪,他既当领队,又当守门员,一年时间体重下降了二十多公斤。如今的鄂文举既是内蒙古男子曲棍球队领队,同时也是莫旗曲棍球训练中心主任。春天的耕耘终于换来秋天的收获,说起球队这些年取得的成绩,他高兴得像个孩子:2008年内蒙古男子曲棍球队夺得全国曲棍球冠军杯赛冠军,全国男子青年曲棍球锦标赛亚军,5人入选29届奥运会曲棍球国家队;2009年夺得全国曲棍球冠军赛亚军;2013年获得全运会银牌,2014年全国男子曲棍球锦标赛冠军;2016年夺得全国男子曲棍球锦标赛冠军、全国曲棍球冠军杯冠军、全国曲棍球甲级联赛男子冠军、年度总冠军;2017年代表中国国家曲棍球队出战获得第八名,在中国曲棍球历史上第一次5∶2战胜韩国队……

作为“中国曲棍球之乡”,每年多场赛事的连续举办,有力推动了莫旗体育、文化品牌的建设,催生了旅游、体育、文化等众多产业的萌发。中国的曲棍球运动源于莫旗,起步于莫旗。莫旗,这个因曲棍球而逐渐被人们熟知的名字,已经在历史与现实中和中国曲棍球运动联系在一起,犹如手足,互为依存。莫旗为中国曲棍球运动所做出的贡献被载入史册。(蒋希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