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定“绝世叛乱”却险被皇帝砍断大腿最终惨遭知己袭杀的战神

悠悠五千年华夏史中,对于普天之下极为出名的文臣武将,大都被历代史家铭记于史册当中,因而文有文宣王庙,武有武成王庙。文臣名士多以配享孔圣人视为至荣,而武将猛士则以位列武圣姜太公左右当作极耀之事。

今天我们要讲的就是一位视蜀汉五虎上将之首,后世忠勇化身的关羽为榜样,却不肯像关公那样勤加习武,因此未能冠绝群雄,然而名位却被列入武庙排行第六十七位的百胜名将。不仅如此,他在著名《十七史百将传》中也竟位列第五十二位,纵观名将不下千员的二十五史风云当中,能稳居此座次而享殊荣者,着实不太简单。

而又有史学大家评价,若非其人平生太过大意,甚至他可以像武圣姜子牙、殷商帝师伊尹那样成为史上无比璀璨的将星之最也未可知。然而这样一位“天之骄子”是因何而终究抱憾终身,遗恨千古的呢?今天我们就来细细闲话一番。

此人出生于乱世之中的南北朝,名叫王僧辩,字君才,老家是山西太原郡祁县人,他老爸名叫王神念,年少时是个喜欢读书的儒家子弟,曾做过鲜卑拓跋氏北魏帝国的颍川太守(今河南禹州),僧辩是他的次子,王神念为了完成回归“神州之念”的心愿,带着一家老小,学当年关羽一样封金挂印,辞去了北魏太守之职,一路南行投效了被天下汉人视为神州正统的江南萧氏梁朝。

极为好客的梁武帝非常高兴,让王神念担任过三个诸侯王内史的职务,且在任期内都做得不错,后来直接被晋升为一州之长,先后做了青、冀二州刺史,王神念一生刚正不阿,最后做到了朝廷右卫大将军,死后被梁武帝赐予“壮”字谥号。

这和关羽的“壮缪”只一字之差。王神念年少就非常擅于骑射,到老来武艺依旧超群,曾当着梁武帝的面双手同时飞舞六十斤大刀,且还能骑在马上往来狂奔,在当时梁军上下引起不小的轰动,被武帝呼之为“冠绝群伍”的武林高手。

王僧辩除了有这么一位“武痴”老爸之外,还有一个亲大哥,在梁朝位列太仆卿之位,也就是掌管皇帝御林军的马匹,位居九卿之列。

而王僧辩本人,从小也是一个喜读儒家经典的学霸,且对诸子百家无一不通,学识相当渊博,尤其是关羽喜欢通宵夜读的《春秋左传》(学涉该博,尤明左氏春秋)。武艺方面,他就比他老爸差远了,甚至射箭连薄薄的小竹片都射不穿,然而他的志气却毫不逊色。长大成人之后,就被举荐到了当时的湘东王萧绎那做了左常侍,后来又做了王府咨议参军。

不久之后,武宁郡发生了叛乱,湘东王派他带兵前去讨伐,很快就把叛乱给平定了,于是被晋升为贞威将军、武宁太守,后来又调任振远将军、广平太守,没多久又被召还王府做了王府录事兼司马,后又担任了竟陵太守,加授雄信将军。

等到天下第一叛将“宇宙大将军”侯景造反的时候,湘东王起兵勤王,就命王僧辩为“假节钺”,就是拿着王室的符节和金斧在前线行使临时指挥权。僧辩统领湘东王水陆军一万人马,督运粮草赶往京师建康。

当时宫城已经被侯景攻陷,梁武帝被关在他最喜爱的寺院当中活活挨饿,王僧辩押送着粮草已无处可归,于是就和柳仲礼兄弟、赵伯超等人屈膝投降了侯景。侯景非常开心,把梁军的粮草收为了己用,对王僧辩也百般抚慰和拉拢,没多久,侯景又觉得军粮匮乏,希望王僧辩再替他从竟陵运送更多过来,就把他放了回去。

王僧辩吓得赶紧日夜兼程,回到了湘东王萧绎身边,这时的萧绎已经准备自立为帝,也就是梁元帝,由于他从小有眼疾,没有治好瞎了一只眼,所以性情十分暴躁,但王僧辩回来之后老实交代了“送粮遇险”经过之后,梁元帝居然没有责怪他,还任命他为领军将军。

当时除了梁元帝之外,其他还有好几处前往建康勤王之师,然而他们都和元帝一样各怀私心,相互之间达不成精诚团结,元帝一怒之下,就命王僧辩和鲍泉讨伐他们。王僧辩感觉太不可思议,因为侯景还在建康肆虐,元帝不顾父皇死活做出这样“窝里斗”的决定,让他迟疑不决,就上报说自己在竟陵的兵马还需要整顿集合,一时不能赶到预定战场。

副将鲍泉却非常担心他这样违抗军令,要是惹恼了脾气火爆的梁元帝,那就麻烦大了。王僧辩则说不用担心,等见到元帝他自有分晓。而梁元帝猜忌心非常严重,早就从细作那听到了王僧辩和鲍泉的对话,就认为王僧辩这条“白眼狼”是故意延误军机,包藏异心。

等到王僧辩来见他的时候,梁元帝勃然震怒,直接拔剑骂道:“卿拒命不行,欲同贼造反,今唯有死耳!”吓得王僧辩震怖失色,竟不敢言,梁元帝立马命左右数十人一起冲上前把王僧辩绑了,准备推出斩首,王僧辩却只说了句话道:“臣侍奉大王左右时间也很长了,食朝廷之俸禄也很多了,为了国难忧心如焚,如今却要引颈受戮,没有什么可遗恨的,只是可惜再也见不了老母亲了!”

梁元帝听到他说“老母”二字,立马想到了王僧辩的母亲,是天下崇仰的贤德女人“贞敬太夫人”,一时间“孝心”大作,下不了手去斩杀一个“孝子”,可又忍不下这口恶气,于是挥剑砍中了王僧辩的左大腿,僧辩惨叫一声,昏死过去,血流了一地,过了很久才苏醒过来。

梁元帝命太医给他止血,然后送到廷尉论罪,包括王家的子侄也全部下狱。这时候大侄子岳阳王萧詧的军队居然打到了梁元帝所在的江陵城下,一时间城内发生了恐慌和骚动,元帝诸将没有一人能拿出退兵之策,就派人到狱中去向王僧辩问计。

僧辩立马给出了一条妙计,梁元帝听后大喜,立马赦免了他的罪责,命他为城内都督,赶紧指挥军队防御岳阳王军队。没多久,岳阳王军就被王僧辩所击退,后来僧辩又带着本部人马乘胜追击,将岳阳王的封地全部拿下。班师之后,梁元帝大喜,为了给他治愈腿上剑伤,特地赐予御制良药,并恢复了他领军将军之职。

这时大反贼侯景趁着萧家兄弟子侄内讧,带领大军从长江乘船西进而来,梁元帝吓得手足无措,只好任命王僧辩为统军大都督,前往巴陵御敌,并让各州的兵马全部听从他的调遣。

可侯景是东魏、西魏、南梁天下三国都十分忌惮的绝世枭雄,他的军队身经百战,梁军一时难以抵挡,侯军势如破竹,一路收降纳叛,直抵荆襄之地。王僧辩本来还在想着凭借长江上游山高地险,如何屯粮筑垒和侯景打持久战的,可万万没想到侯景却也是个带兵打仗的奇才,居然能逆流而上,打得梁军望风披靡。

王僧辩于是将所有积的米粮全部运往前线,让将士们每天都吃饱喝足,并将长江两岸的公船私船全部凿沉于江中,使得荆襄之地的军民做好“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战准备。

等到侯景大军杀到城下,王僧辩就命全军将士偃旗息鼓,弄得城中一丝声响都没有就像一座空城一样,侯景见了之后,对着城楼大声问道:“城内谁是主将?”这时,城门守将答道:“是王领军!”侯景一听是老朋友,就笑道:“你告诉你家王领军,事已至此,何不早降?”

守将替王僧辩传话道:“侯王大军只管往荆州大本营去,僧辩城中只有几百口人,饿得声音都发不出来了,降不降都没有差别!”侯景听了大笑,又喊道:“故人王领军何不出城与孤?”守将答道:“城中乏粮,王领军已无力登城也!”侯景听了之后,差点笑得从马上跌落下来,于是引兵而去。

可没多久,狡诈多谋的侯景心知中计,又带兵杀回城下,百般诱降不果,于是下令水陆并进,在城下列阵炫耀武力,而后派出五千精兵登城上攻,王僧辩立马传令全城呐喊,一时间鼓噪声震天,城上箭如雨下,侯景五千精兵苦攻不退,全部被射成了刺猬,侯景见城中多有准备,对王僧辩大骂不止,却也无可奈何,只好退兵。

这时,梁元帝又派出了平北将军胡僧祐前来增援,王僧辩坚守不出,凭着坚固的堡垒和侯景打消耗战,侯景气得发疯,居然突发奇想要用火攻来烧城,结果放火那天风势不利,反烧向侯景大军,气得侯景发全身发抖,从天黑一直痛骂老天,骂到了天亮,嘴里直吐白沫还在喋喋不休,后来还是部将们将他硬拖出了烈火战场,大半夜又放了一把火自烧营寨往东逃去。王僧辩见侯景逃遁,立马传令全军出城追击,竟将侯景大将任约等人生擒凯旋。

梁元帝得闻如此大捷,高兴地扭动蛮腰,立马挥笔加封王僧辩为征东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兼江州刺史,并封宁县公。紧接着梁元帝又命王僧辩统领各路勤王之师,顺江而下直攻建康。王僧辩一路所向无敌,一口气就杀到了江州地界,梁元帝怕他一不小心就攻进了建康,抢了这天大的功劳,于是急忙下诏命他在江州等候天下勤奋王诸军齐集,再择日东进建康。

王僧辩自然知道其中的道理,不敢有违军令,而梁元帝为了安抚他,又下诏加封他为尚书令兼侍中大臣,就比百官之首的丞相差一了。王僧辩也很识趣,同时向梁元帝上表劝进,为他奉上尊号,并反复建议他将承继梁武帝大统的诏书宣告天下。

梁元帝大喜,很快率各路大军抵达江州,接受了诸路大帅们的拥戴,但他却暂未举行大典,而是想进入建康之后,名正言顺登基称帝。这时南江陈霸先率众五万抵达湓口,前来会师,当王僧辩见到他时,看他仪表非凡,又足智多谋,气势上一下就把他当众压了下去,因此心中非常忌惮他。

后来为了共讨国贼,王僧辩与陈霸先还是在长江中流的白茅洲设坛盟誓,陈霸先声音洪亮,朗读誓文道:“贼臣侯景,凶羯小丑!逆天无状,负恩弃义,毒害我生民,移毁我社稷。今臣僧辩与臣霸先统领将帅,同心共契,必诛凶竖,嗣膺鸿业!天地宗庙百神之灵庇佑!臣僧辩、臣霸先同心共事,不相欺负,若有违戾,神明殛之!”

三军将士无不被陈霸先的慷慨陈词激得泪下沾襟,士气冲天。二人于是登坛,共同发兵。没过几天讨逆勤王之师就杀到了距离建康很近的南洲地界,并连拔了侯景军五座城池,气得侯景亲自出马迎战,与勤王军大战于石头城北(今江苏南京鼓楼区)。

王僧辩见侯景亲入战阵,心中颇有怯意,而陈霸先却对他说:“侯景恶贯满盈,已是游魂野鬼,强弩之末,徒来送死罢了!”于是命军中两千神箭手拉动强弩朝侯景猛射,吓得侯景慌忙逃下阵来。王僧辩这才挥兵向前,侯军大败。

没多久,他们就得到消息说侯景已弃建康城北逃了,王、陈两军同时进入建康城,当天夜里王僧辩的军队却在城中纵火抢劫,甚至将皇宫太极殿的东西堂都给烧了,又逼得城中百姓去把被抢财物以金钱赎买回来,一时间哭喊叫骂声响彻全城,人们都说王僧辩的军队还不如侯景,可王僧辩却不敢约束已经发了狂的军队,而陈霸先的军队进城后不但纪律严明,且对百姓秋毫无犯,百姓则称之为“仁义王师”。

梁元帝萧绎进入建康之后,正式登基称帝,晋升王僧辩为镇卫大将军、大司徒并配备十二个御前带剑侍卫扈从左右,又封永宁郡公,食邑五千户。不久之后,有一个妖僧在四处散播谣言道:“太岁龙将无理,萧经霜草应死,馀人散十八子!”意思就是“萧氏当灭,李氏代兴。”十八合成就是一个“李”字。

紧接着就有湘州陆纳与零陵李洪雅聚众造反,宣称李洪雅就是“灭梁李氏”,朝廷立马传诏王僧辩为天下诸军大都督,可僧辩却自认比不过陈霸先,就将大都督之位让与霸先,梁元帝顾念旧部,就将天下诸军大都督之位分为东西都督,使两人共同南下平乱。

没想到这个陆纳极能用兵,而且在长江之中建造了三艘巨舰,号为“三王舰”,并将被梁元帝斩杀的萧氏宗亲三王,邵陵王、河东王、桂阳王的模样做成纸人立于船头,祭以太牢,每次出战则以三舰为首,梁军见此都被震慑得十分恐慌。

王僧辩见此也颇为忌惮,不敢轻进,就命将士筑起连城堡垒,以此长期围困贼兵。后来贼军有所懈怠,王僧辩才出兵猛攻,并亲自上阵擂鼓,后来贼兵探得王僧辩营中空虚,就以一队精骑直闯营中来僧辩。当时王僧辩端坐在大帐胡床之上,情势危急,却,指挥若定,最终将贼将擒杀。

不久之后,陆纳之乱就被平定了下去,王僧辩凯旋前往江陵向梁元帝报捷,皇帝亲自出城迎接,后来武陵王萧纪造反,又是王僧辩奉诏出兵进讨,没过多时,武陵王也被他斩杀,僧辩班师回到江陵,被皇帝大加封赏,又命他前往建康旧都镇守一方。

后来北方东魏被北齐所取代,齐主高洋派兵准备趁南梁内乱,突袭建康。陈霸先闻讯之后,急忙向躲在江陵不肯回建康的梁元帝报告。元帝立马命王僧辩加强建康的防守,那个时候王僧辩坐镇在姑孰(今苏州),不久元帝加封他为太尉、车骑大将军。

而这时候的梁元帝的老对手大侄子萧詧,又借来西魏宇文泰的大军突然袭击江陵,元帝慌忙向王僧辩求援,并封他为天下兵马大都督、荆州刺史,可远水难救近水,梁元帝最终被西魏所灭,死前还将宫中收集的天下所有书籍画册十万余卷全部焚毁,呜呼!

北齐文宣帝高洋得知梁元帝已死,就将在齐国做人质的梁元帝堂兄贞阳侯萧渊明推出来,联络到了王僧辩,想要立他为梁朝皇帝,以便控制江南。可陈霸先却已打算拥立梁元帝第九子萧方智为帝。

王僧辩则已得到皇太叔萧渊明的许诺,授予大司马、太子太傅、扬州牧的高位,于是就强行把萧渊明带回了建康,扶立为帝,是为梁闵帝。

梁闵帝则封陈霸先为大司空、南徐州刺史。可霸先却很是不服,一面上表示臣服,却实际已在京口举兵东进,准备突袭建康。

王僧辩这时还以为自己与陈霸先曾经推心置腹,并肩作战,就像战国时的廉颇和蔺相如一样,且自己的第三子王頠还和霸先女儿已有婚约,只是长子王顗屡次劝说他要防患陈霸先,他却没有听从。

后来陈军突然杀入建康,王僧辩和第三子王頠毫无防备,赶紧跑到南门楼上,对着陈霸先苦苦哀求饶命。

陈霸先大叫道:“王公!我有何错?你却要引进北齐势力来置我于死地!”王僧辩答道:“你见到城中可有齐人一兵一卒么?”一这弄得陈霸先瞬间尴尬了,可接着他却对僧辩说:“那你怎么一点防备也没有呢?”这时,王僧辩倒是冷笑道:“我把北门都委托给了你,怎么叫没有防备呢?”

这话说得陈霸先大为羞愧,可最后还是将王僧辩父子捉了下来,当晚就活活绞死了,首级也被斩了下来。

接着他又将萧方智推上了皇位,是为梁敬帝,后来他为了自己做皇帝,又把梁敬帝踹下了龙椅,自己开国称帝,连国号都打着自家姓氏,这也成了中国历史上独一无二以姓为国号的王朝了。

而攻下江陵的萧詧也在西魏的支持下做了西梁皇帝,后来又臣服于取代西魏之后的北周,而王僧辩的长子王顗和次子王颁后来也都逃到了西魏,又做了北周的臣子,北周后又被隋文帝杨坚取代,等到杨坚命晋王杨广南下灭陈的时候,为了复仇雪恨,王颁作为隋军先锋大将,一路杀到建康,和高颎、李渊、韩擒虎一齐在胭脂井活捉了陈霸先的侄孙,也就是后主皇帝陈叔宝,而此时的陈朝已传至五世帝王了。

史书评价王僧辩说,他本可以像商朝的伊尹,汉朝的霍光一样名垂青史,可却因为贪图北齐的一点私利,又在毫无防患之下让陈霸先钻了空子,最后落得如此悲惨下场,实在是可惜啊!

而史记也记载着,其子王颁为父为弟灭国复仇之后,竟将陈霸陵墓掘开,像春秋伍子胥一样剖棺鞭尸,焚骸成灰,最后加入酒中一饮而尽!这也成为了历朝历代复仇史中的一段传奇!

一生以“父”为耻,与“祖父”为仇,亡国后竟熬过三个朝代的帝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